« January 2018 »
MoTuWeThFrSaSu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Sunday 12th June 2005 09:24:23 PM
隨心小品(4)[ 0 messages] 
General

2005611日晚上10:58

(在此送上我點點的心意及祝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前的十一月,我開始不斷進出威爾斯親皇醫院,看著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我的內心一天比一天痛。

他身體狀況還好時,總喜歡到河邊看別人釣魚,慢慢地,他再不能走這麼遠的路,30分鐘便要停下來休息,15分鐘、5分鐘、10步、5……直至再也不能以自己的雙腿走路……住日我根本從未想過會有這一天的來臨,但事實卻放在眼前,我開始了照顧他的艱巨日子。

有一次他不知如何弄傷了自己,但卻不知道自己正在流血,還在家中走來走去,當我回到家時,只看到家中有一條觸目驚心的「血路」,幾乎把我嚇過半死……幫他止血的時候.我同時感到自己的心也在淌血。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哭過了多小遍,只知道眼淚總是源源不絕供不應求似的流下來,夜深人靜時只感到傷心、痛苦、孤獨、無助我有想過放棄:「算了算了!我己經很累,我一個人不可能再支撐下去!我再也承受不了!!」我心中不期然冒起這些念頭,縱使一閃而逝。

病人的情緒小不免會有起伏,脾氣會比較暴躁,而對於需要照顧一個病人的我來說,當他需性子時我也會感到吃不消,不過易地而處,你是一個病人時,不單失去自由活動能力,什麼也不能吃,一個成年人連走路都不可,更甚是大小二便也需要別人的幫助才能完成,你會有什麼感受?想到這裡,我便會耐性地哄小孩般哄他。

動手術的日子快到,他總是悶悶不樂,他突然對我說:「也叫其他親人來看看我吧,我很想見他們一面,我心裡一沉,在最短的時間內打了無數的電話……大家陸續來到,雖然他口中說不用他們來探望自己,其實是口硬心軟。大家都探望過他之後,他問我:「他今天不來探望我嗎?,我猶豫了一會對他說:「他有事,會遲點來……」我確實不想令他失望……

晚上我在醫院裡的飯堂吃過晚飯後,正想回病房之際,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離開醫院,一個與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熟悉背影……回到病房,他一直笑而不語,住院的這段時間裡,我從未見過他如此快樂過……

動手術那天,他入手術室前的一刻突然捉著的手說:「我這一生只有妳這個女兒和他這個兒子,替我對他說他來探望我我感到很快樂。我一定會沒事的,放心吧!我的乖女兒!!」那刻我的眼淚不爭氣地如泉般瀉下:「嗯,會沒事的!

……

……

……

:「上釣了上釣了~~~!!

:「今晚晚飯可豐富呢~~~哈哈……

今天,

我和爸爸終於在河邊一起釣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以這篇拙作送給我的好朋友。

我什麼也不懂,寫點「裝作」感性的文章還可以,我知道我未必能夠在實際中幫上忙,唯有在精神上支持妳。

最後,在此以最真誠和最衷心的祝福,希望世伯早日康復,身體健康!

2005612日零時3:06

Monday 23rd May 2005 01:20:31 AM
舊文重溫[ 0 messages] 
General

523日 零時0:46

舊文重溫:

4年來的作品,總算有地方好好安置。

看回自己的舊作,雖然有部份我仍然覺得文中概念不錯,不過亦有部份確是非一般的肉麻…當然在文章中點點蛛絲馬跡能多多少少看到自己的心路歷程,感覺也是有趣的。

隨心散文(零)

...我得你這個孩子呀...」她的一句,使我呆了半晌...我竟然從來沒想到,我也要對她負責任......一直以來,我只記得她的嘮嘮叨叨,我只記得她的一般見識,我只記得她的好管閒事......一直以來,我也獨斷獨行,走著和別人不同的路,認為命是自己的,要由自己去掌握......

到今天才驚覺到,原來.....

我沒用...或許以後...我也還不清我的債...我欠妳的債......原來...最關心自己的不是自己,而是妳......

...對不起......

                                                        2000106日晚上10:19

隨心散文(一)

十年了,這些年月,我終於當上經理這個職位,對公事、對人事...我控制自如,唯獨是妳...我無能為力.....三年傷心,兩年冷靜,五年忘情...但原來時間對我是例外......留在家中,滿是妳的氣味;走到街上,留著我的回憶.....我漫步著街,不自覺的走進那商店,是巧合嗎?又是在播"忘不了"...大概在香港已找不到沒有妳的角落...我決定往日本公幹.......

所以...再見了.......

隨心散文(二)  (上集)

忙透了!>_<診所的工作沒完沒了的,煩透了!幸好醫生和其他姑娘也很友善和勤力^^其實這工作也蠻黑板的,每天也常聽病人問我:「姑娘,何時到我?」而我也誠懇的答他:「三四個左右。」:p

唯獨是他...他有雙充滿說話的眼睛...而進來登記後只會靜心等候,儘管兩小時三小時,他也不問一句,反而是我想他走來問我...或許更好,那我便有機會看他多兩眼:P他...大概有長病在身吧?每個月也會來見醫生三次,而我也記得他的電話號碼了...誰叫我記性好?:p在等待中的兩三小時,我總是會不自覺的看著他..

隨心散文(二)  (下集)

而他也會間中發現,回望向我......別這樣啦,我的面竟通紅起來...他有留意我嗎?...

今天醫生向我說致電給他回來看驗血報告...他到底有什麼病?我想看...我真的想看...在職業道德和好奇心的矛盾掙扎下...我選了不偷看報告......

...這次來到診所,登記後只一直垂下頭,沒有再望我一眼...我很擔心...我會以後也見不到他嗎? 我不想.....   

個多月了,他沒有再來...但他的樣子仍常在我腦中浮現...正當我步回家想他入神之際 ,被人拍拍肩膀,是他!! :「姑娘,認得我嗎?」

隨心散文 (三)

在這無人的街,我倆踏在那反光的地面,細雨熱情的撲向臉龐,微風輕輕的吹向身體,那紅紅的天空襯托著醉人的夜境,雨水打在樹葉上奏出動人的音樂,一切一切,彷彿也是為我倆而設......我可以永遠留著這一刻嗎?或許...這刻就是上天賜給我的机會,使我終能鼓起勇氣向多年來一直站在我身旁的妳說:

「心,嫁給我!」

                                                           200011月18日黃昏6:01

隨心散文 (四)

在那六百多呎的空間中,迫滿了尋找快樂忘我的青年們,酒精,咖啡因,尼古丁,煙草,麻醉劑.....使我在那紫醉金迷的世界中忘卻失敗,痛苦和煩腦.......每個地方充塞著混濁不清的空氣,震耳欲聾的音樂,閃爍不停的燈光,唾液,嘔吐物,什至精液和安全套......當我再承受不了那藥物帶來的後遺症,在模糊中被一個纖幼身形的人半抬帶拖的「拾」回家中......當黃昏醒來,只發現床上留下一件女性內衣.......

                                                            2001年 1月12日零時2:46

隨心散文 (五)

現在的我,就像失去了靈魂的驅殼,只懂在那有如冰山般的屋中來回踱步,孤獨亳不留情地剌進心房,寂寞不留餘地的打在心頭......我終於明白思念的痛苦和威力......世事豈能盡如人意?我倒是明白的...就正如世界並沒完美的道理一樣...所以我沒有強求,生離死別,我始終認為死別比生離痛苦,所以我還覺得自己有點幸福...縱使時間弄人,我仍感到一絲滿足......或許這已足夠了......算是上天給我的一點恩賜吧...

                                                          2001年2月11日下午12:59

隨心散文 (六)

儘管天意弄人...

儘管時不與我...

儘管現實殘酷...

儘管如何理智...

我發覺......

我最愛看到的,是妳的笑容...

我最愛聽到的,是妳的笑聲...

我最愛嗅到的,是妳的氣味...

我最愛感到的,是妳的體溫...

我最愛的,是妳......

所以...我會默默的站在妳身旁...只要妳快樂...怎樣也可以......

                                                       2001年 3月27日晚上9時13分

隨心散文(七)(上)

如果女人的背影相當吸引的話,那她的正面必慘不忍睹;但如果她的背面不美的話,這反而可以一博!

這是我一個悅女無數的朋友語重心長地向我說的一番話,說時還向我噴了兩滴口水...如果他的說話沒錯,那現在坐在我對面的女人,正面必定慘不忍睹。

我下班後(是夜班)總愛來這兒吃早餐,無他,只因多office lady...正如女人愛逛街的道理一樣,買不起的衣服或首飾,看看也好...久而久之,我看多了,漸漸承認那番話是真理...

「先生,可以借火機一用嗎?」坐在我對面的女人轉身向我問道...似乎,我朋友撒了謊...

隨心散文(七)(下)

「先生,可以借火機一用嗎?」坐在我對面的女人轉身向我問道...似乎,我朋友撒了謊,又或者,她是個異數...原來這世上有這麼美的人....

「先生......?」...我看得入神,竟忘了借火機給這大美人......「可以送給我嗎?」...就算妳叫我送上我的生命也不成問題......「有機會的再還你。」......太美麗的東西不會屬於我,自此,我再沒見過她......直到某日某酒吧內...「還你的。」......之後?哈,她還我的怎只火機這麼簡單?

                                                            2001年6月22日早上7:46

隨心散文(八)

今晚的Sub-Zero特別苦......

學著小說中的情節,我半夜走到7-11中買了支Sub-Zero,跑到那空無一人的街上灌起來......

今晚的Sub-Zero特別苦......

四周剎是寧靜,靜得可怕,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一個,本來不是只剩下我二人的嗎,我不禁又喝了口酒......

今晚的Sub-Zero特別苦......

不知不覺間走到那巴士站,往事像在我眼前重現般瀝瀝在目,眼淚如泉般瀉下......

用眼淚混和了Sub-Zero真的好苦好苦......

妳有嘗過嗎?

                                                             2001年6月22日早上8:36

隨心散文(special edition )

我感覺到時間正把我寶貴的回憶慢慢沖去......

我有時會痛恨自己當時為何不把人生中最好的日子好好記錄下來,現在只能憑殘存的記憶懷念和掛念著妳,什至去買了一份可能一世也沒法送出的生日禮物給一個可能一世也不能再見到什至連聲音也不會有機會聽多一次的妳...但我知道,那段日子儘管沒記錄,卻是連上帝也沒法抹掉這事實,那是永恆的事實...

當發覺世界所有事也對自己的人生再無意義,那自己的人生是否該結束?

「希望他是真的比我還要愛你,我才會逼自己離開,我會學著放棄你,是因為我太愛你」

2001/12/2  

那天,有妳在我身旁.......今日,只剩下我一個

「傷口並沒有結疤,卻只是慢慢發芽。」

當我感到身邊纏繞無比巨大的壓力,正是傷神不已時,一杯普普通通的茶,卻把我從那彷彿是無底的深淵拯救起來...

從來沒有想過一杯茶竟然擁有如此大的威力,想深一層,其實意義在乎給你這杯荼的心意,那一刻,這份心意比任何物質更具價值。想起了一句說話:「真正的朋友不單只是錦上添花,更會雪中送炭」落井下石的更不用多說,但我仍會多謝落井下石的人,唯有他們的存在,才會激發出那潛藏良久的鬥志。有人無心插柳柳成蔭,有人口沒遮攔缺口德,不趣味相投沒所謂,但請別侮辱他人的興趣 2004429日零晨0:00

http://news.tvb.com/630pm/2003/0701/index.html

7.1遊行,事隔近一年,再看回當天的新聞報道,那震撼力仍然在心中激盪不已,全身的毛孔再一次全部豎起,我在心中道:「看到嗎?感受到嗎?

有天途經龍翔道,看到美麗的香港,耳邊聽著「風波裡的茶杯」正播著一些市民投訴中方官員企圖影響香港立法局選舉結果的錄音,心頭突泛起一種奇妙感情,既心酸也感動,我在心中道:「這是我們的香港。」(另加一段---當年的六四事件,中國民運人仕的心情也不過如此吧?我忽然有種共鳴的感覺。)

我不會向人說該怎樣對待香港政制,更不會向人說該怎樣做,我只會問:「我們需要什麼?

2004年的71,我會走上街頭。

2004530日中午12:46

「醫院外面的世界,更多時候令我迷惘。就如戰爭當中一個炸彈,奪去多少生命?恐怖分子活生生的把人質的頭顱切下來,年輕的香港學生,遇不如意事就跳樓粉身碎骨……我憤怒一些人自以為有操縱別人生命的權力,所以殺人有如斬 一隻雞、殺一條魚!也悲痛一些人認為可以對自己的生命沒有甚麼責任。 

      裡, 我            難 。」

節錄自200475日蘋果日報

Sunday 22nd May 2005 11:51:23 PM
隨心小品(3)[ 0 messages] 
General

522日 晚上22:57

 

有一段長時間沒幹過這般不理智的事了。

又應否慶幸竟有令我發生不理智行為的東西出現?

如果我抽身而去,應該不會太遲…

只怕越陷越深,難以自拔…

最使我害怕的是,我竟然有點享受這種站於懸崖邊的驚險感覺…

跳下去?還是要轉身就走?

跳下去,成功的話可以在翶翔天際,雖然不知道可以飛多久多遠…

轉身就走,繼續做個旁觀者,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Wednesday 18th May 2005 01:50:57 AM
隨心小品(2)[ 0 messages] 
General

518 晚上0:29

 

我們都寂寞。

望著街上的一張張面孔,我彷彿感到我們都寂寞,會是我的心情影響到我的感覺嗎?

我感覺到寂寞。

上班總希望下班,下班總希望休假,但每當沒有工作在身,沒有寄託,卻又感到寂寞,不想回家,又不知去哪處,找朋友,幸運的話可以費上數小時,之後呢?還不是再次感到寂寞嗎?其實只不過希望身邊有個人與自己分享生活。

我不太想再多寫關於愛情的題材,卻偏偏總是在寫關於愛情的事,因為我最缺乏的---就是愛情。

我害怕受傷,卻又希望被愛。

我害怕失望,卻又渴望去愛。

矛盾,與我常在。

最近,希望去愛的心更是變得熾熱,越是去想越是感到不對勁,一向如是,你不去想不去接觸沒什麼,你一想多了那卻會成為事實,纏擾不休,又是近乎自虐地享受那種不知苦樂的味兒

工作再次成為我的寄託,令我可以排除萬念,你總會下班,下班後又該找些什麼做寄託……?

 

我們都寂寞  陳奕

作詞:林夕

 

趕著下班的計程車 一嘯而過

下班後不想回家的我 誰要理我

很多年之前我問 朋友來陪我 有誰來愛我

買醉的時候 你認識我 最後還一起生活

為怕寂寞 我們做了很多 最沒空寂寞

偶遇你之後我說 想有人愛我 就有人愛我

可是我 不知道想要什麼 不知道擁有什麼 可能我們都寂寞

迎面一個老尼姑走過 把路燈看破

有你在家裡苦等的我 難道比他幸福的多

現在不想下班的我 沒愛好難過 有愛算什麼

我恨我 我不知道想要什麼 我不知道擁有什麼 可能我們都寂寞

走過馬路的我說 一個人寂寞 兩個人寂寞

可能我 我不知道擁有什麼 而我又缺少什麼

我害怕什麼 怕什麼 我不知道愛算什麼 而我又算什麼 我們都寂寞

Sunday 01st May 2005 05:18:27 AM
隨心小品(1)[ 0 messages] 
General

51 零晨3:21

 

在你身邊,總有一個或以上的異性使你存有遐想或相當好感,,而偏偏那位異性與你沒可能有任何發展,至小現在沒可能,原因有很多,可能是因為他已經有男朋友/女朋友,可能是因為大家根本是兩類人,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童話世界不是不存在,但你不應該奢望發生在自己身上,那會使你很痛苦有時你會想見到對方,但當你見到時,你又會很怕接觸他,因為你會胡思亂想,你會感到大家之間那條越不過的洪溝,你會因為大家之間的「沒可能」而感到苦惱及困惑,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甚至是有自虐的感覺,見與不見,確是會猷疑。

見到她的相片,看到她的日記,總會嘆一口氣,何苦來哉?我確是不應該看的,但那又有甚麼分別,反正也會見到她,心情一樣會出現矛盾,…不過忽發奇想,如果有一日讓對方完全知道自己的感覺,對方會有甚麼反應?大概只是回應一句:「不是吧…?這樣的話,我唯有以我最慣常的神情,裝酷的微笑回頭走開吧,那個到底是不在乎的表情,還是表達自己的無奈呢?

0.281312942505
General(5)